知遇冯宜干(Meet Kevin)

“ 我想为我的女儿们以及BC省保障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 – 冯宜干 (Kevin Falcon)

Kevin Falcon

家庭(Family)

我出生、成长于温哥华的北岸沿海地区。我和我的五个兄弟以及我的父母一同居住在一个只有四个卧室的房子里–每个人只拥有一片狭小的空间。成长的路途上,我们一路都走得很拮据。不过,幸运的是我和我的兄弟们能够在温哥华学院(Vancouver College),一所天主教的高中受到免费的教育。学院会给像我们家一样条件的低收入家庭提供补助。

我的哥哥,Greg,经历了一场惨痛的意外,而那场意外也最终让他在青春年华之际与世长辞。不过,在我哥哥处于人生低谷的时候,他得到了许多的帮助以及支持,而那些暖心的帮助也让我开始感激这个社会,我希望以我的绵薄之力守护BC省所有居民,无论收入多与少都得以享有公共医疗的权利。

多年之后,当我的父亲饱受一种退变性疾病的摧残之时,我家与医院系统和医护人员有更深入的接触。在那几年里我的父亲一直卧床不起,然而经历了这又一次的艰难时刻,我再次想起我和我的家人是多么的幸运,因为BC省的公共医疗系统为我们这一家子提供了无数的帮助,不仅仅是对病人的照料,同时还有许多专家的救助。

还记得我与我的妻子初遇之时,我们就因为共同对户外运动的热爱而迅速相知相识。在2010年,我们迎来了我们的第一个女儿,Josephine,现如今11岁的她已出落得亭亭玉立。不过在2012年底,我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将个人重心从公共服务领域(Public Service)转移到家庭上,因为在那一年,我们一家迎来了第二个女儿,Rose,今年刚满8岁。

虽然我将重心放在家人身上,我却一直有努力地贡献我的力量,努力地将BC省打造成一个对我的女儿,大家的家庭,以及BC省的每一个居民来说最好,最安全和最適合居住的地方。

Kevin Falcon

公众服务(Public Service)

当我从温哥华学院毕业后,我入读了西蒙菲莎大学(Simon Freser University)。学生贷款和在温哥华Seaspan造船厂夜班工作的收入使得我能够支付高昂的学费。通过我的母校,西蒙菲莎大学,我对基层组织(Grassroots organizing)地区包括素里市(Surrey)有了更深层次的接触。

在2001年,我踊跃地报名代表 BC省自由党参选素里-克罗夫戴尔 (Surrey-Cloverdale) 选区的省议员选举。同时,在那一年我很荣幸地当选了,而在随后的两次选举中我再次得到选民们的支持。我在任职的时期主要是负责一些重要的职务,比如说反管制省务厅 (Ministry of State for Deregulation),交通运输厅,以及卫生厅的工作。

作为当时BC省反管制省务厅长 (Minister of State for Deregulation) ,我运用了从观看父亲经营一家小型企业的过程中汲取的经验,以此来了解那些大小企业要想成功所需要做出的改变。而当时的工作也让我对BC省的经济发展有了更加开阔的视野,让我对大局观的构思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在我担任交通运输厅厅长时,我了解到,BC省的那些老化和崩溃的基础设施需要进行翻新和重建。因此,我优先考虑重建了如曼恩港大桥(Port Mann Bridge),马踢谷(Kicking Horse Canyon),海天高速公路(Sea to Sky Highway),南菲沙周界路(South Fraser Perimeter Road)以及威廉·贝内特大桥(Willliam Bennett Bridge)等项目,并为天车长荣线(Evergreen)和加拿大线(Canada Lines)打下了地基。

而当我在卫生厅工作时,我努力确保BC省的医疗保健系统得到应有的资金支持,与此同时在全省的范围内建立了许多新的卫生机构,只为让省民在将来能够享受到更好更有效的医疗系统。

尽管当时的决定遭到了联邦政府的反对,但我还是支持循证 (evidence-based) 的、长期的阿片类药物有效性试验,甚至在法庭上挑战联邦政府。尽管它在政治上不受待见,但那的确是一个是正确的做法。

不仅如此,我还为BC省成为世界气候变化的领军地区而感到自豪。因为BC省是北美数十年以来第一个实行碳税税收中立(revenue-neutral)的司法管辖区,而这项政策也早已被联合国以及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奉为经典模范。

2010年,我决定参加BC省自由党党领的选举。虽然最终我遗憾落选了,但我还是很荣幸地被任命为BC省的财政厅长兼副省长。

我将建立一个以鼓励创造就业机会为核心的税收系统作为首要任务,而当全球金融危机来袭时,我们有能力让BC省重回对财政掌控之路。这次,我将致力于再次实现这一目标,因为我强有力地希望BC省的经济能成为新冠大流行后经济复苏的领导者。

Kevin Falcon

执政结束后的生活

在为公众服务了12年后,我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我决定离开省议会和省政府,而将更多的精力用来照顾我那“茁壮成长”的小家庭。不过,那时的我还在继续与多个非营利组织一起从事社区服务,其中包括Canuck Place基金会,狮门医院(Lions Gate Hospital)基金会和Streetohome 基金会,一个致力于服务温哥华市中心东区那些无家可归群众的组织。

在Streetohome基金会工作的时候,我与工人们以及无家可归的人们进行了许多次谈话,与他们了解、探讨每天都有可能会面临的困难。也正是因为他们顽强的适应力以及对未来的憧憬不断地推动着我去打造一个人人都有机会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的社会,一个更加能负担得起的BC省。

不仅如此,当我在狮门医院基金会(Lions Gate Hospital Foundation)做志愿者的日子里,让我最刻骨铭心的就是那些为了保障BC省群众的健康,辛勤工作,牺牲自我的基本保健工作者们。虽然这场疫情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是对前线人员来说,这个挑战无疑是更为艰难的,因此为了他们能够继续展开社会的维护工作,我们需要为他们提供所需的支持。不过总体而言,我也因医院里的病人都经由我们省内最敬业的医护人员照顾而感到自豪。

2013年,我加入了Anthem Properties,为BC省居民建造了更多的房屋。我率先提出了一项名为“先租后买”(Rent To Own)的计划,它是北温哥华市首个该类型的计划,其目的是为了让身处于各行各业的BC省居民们得以拥有自己的房屋。

BC省的未来

我十分热衷于将BC省打造成一个所有人都负担得起的生活场所,同时坚持为我们最脆弱的社区提供必要的支持,并且也致力于保护我们的环境,只为让子孙后代也能看到一片蓝天白云。当我们从遍布全球的新冠疫情中恢复过来之际,我希望BC省的经济将会引领整个加拿大经济的复苏,包括在经济衰退中首当其冲的妇女群体,原住民们以及各少数族裔社区。

为了更好地应对BC省将面临的各种各样的艰巨任务,我们需要一位领导者,一位将真实的商业经验带入我们省政府的运作,并具有促进经济增长,投资基础设施以及改善我们的健康和教育系统的良好记录的这样一位领导人。

目前,我们社会面临着最困难的问题之一是有越来越多的省民正遭受着精神疾病的困扰,同时还有着毒品成瘾之苦。我们的政府必须对我们最脆弱的社区的健康和幸福负责,所以我将致力于制定更好的公共政策,用于支持和保护这些BC省的人民。

另一方面,不可否认的是气候危机是我们全球都正在面临的最大的挑战之一。事实上BC省曾推出过与气候变化相关的政策让本省站在了保护环境以及各种自然栖息地的先锋之列,而我们现在也可以重返巅峰。因为我将致力于推行以循证 (evidence-based) 为基础的政策,为BC省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带来积极变化。

我们需要有能力和有原则的领导,为我省面临的紧迫问题提供解决方案。现在正是提出我们绝佳想法的关键时刻。而这,就是我要参加竞选BC省自由党下一任领导人的原因!

艰难的工作将从现在开始。让我们一起出发吧!
—-冯宜干